欢迎访问永利彩票注册登录官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

幸福需要用心经营

时间:2015-10-15 13:43    阅读: 2829 次    来源:永利彩票注册登录官网

幸福需要用心经营 短片小说

无论爱情还是婚姻,都需要我们好好维护,真诚相待,婚姻需要互相宽容与理解,最新短片小说告诉大家,幸福没有捷径,只有经营,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

(一)幽怨的女人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春正在上班,打开手机一看,有五个未接电话。

她从车间回来,听到铃声,就知道是月儿打来的。

最近月儿的电话特别多,而且,每次都是喝酒。

“姑奶奶,又是到哪里去啊?”

“一角酒楼。六点,不见不散!”电话那头月儿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已经为了月儿和丈夫冷战了一个星期了,想想丈夫出门时的话,春实在是有点不愿意。

“老张明天生日,我……”

“那你明天准备给我收尸吧。”月儿说完就挂了电话。

“喂,喂,月儿,月儿……”春有些无可奈何。“真是疯子!”

她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五分钟。她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老张,嗯,和你说一声,今晚你和儿子随便吃点什么吧,我怕赶不回来。”

今天她的声音比以往温和多了。要是在平时,她的声音可能办公室都有回音。

电话那头似乎感觉到了,“你自己注意点,别像上次……”

老张的话还没说完,春的火气就又出来了,她最受不了的就是丈夫的唠叨,何况上次喝醉的糗事!

“诶,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了啊?还有完没完?”

“那就这样了,早点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电话那头的老张似乎习惯了,很知趣。

听到老张的话,春又有些过意不去,

“你自己弄点好吃的,明天给你补起来。到时候给你电话吧。”

这辈子怎么就是这样的男人呢,好像就是没有脾气。“唉,一辈子就没有一点男人味!”

下班的时间到了,春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刚准备出门,电话又响了。

“真是个姑奶奶,急什么呢?”春有些不耐烦了。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不对,是玲子打来的。

“可怜的女人,你也是抓丁了吗?”

“是的啊。”电话那头传来玲子无奈的声音。

“春姐,你动身的吗?月儿到底怎么啦?最近总觉得她不对劲。”

“我马上出来了,到了再说吧。玲子,你动身了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快到了。打的呢。”

“那好吧,我骑车过来。你在大厅等我。”春挂掉电话,向停车棚匆忙走去。

一角酒楼。

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赶到了。

她找个位置,停下车,摘下头盔,匆忙向大厅走去。

玲子已经站在门口,正等着她呢。

“春姐,这是什么事嘛,请客的人还没到,到是我们急匆匆地赶来了。”

“呵呵,你等久了吧?那个疯子你还不知道啊,半夜叫你你都不得不出来,不然你也别想安稳。”

春无奈地一笑,月儿的脾气她太清楚了。

交往的时间长了,能走到一起,也是缘分,何况彼此关系太铁了。

话还没说完,春的电话响了。

“肯定是那个疯子打来的。”春笑着对玲子说着,边拿出手机。“果然没错!”

“喂,春,你们到了吗?直接上西陵阁,我马上就到,菜已经点好了。”

“春姐,月儿说什么?来了没有?”玲子有些焦急。

“她马上到了,让我们直接到西陵阁,菜已经点好了。”

春挽住玲子的手,准备向二楼的包厢走去。

服务员上前来了,“请问几位?是约好了的吗?”

“不用你们招呼了,我们已经订好了的。”

“哦,是西陵阁的客人吧,二位这边请!”服务员礼貌地为两人引路。

酒楼门口,一辆红色尼桑疾驰而来。

车停稳了,从车里下来了一位穿着时尚的少妇。

“西陵阁的客人来了吗?”少妇没有看一眼服务员,好像是信口说话。

“已经上去了,您这边请。”服务员赶忙上前引路。“请问还有其他客人吗?需不需要……”

“就我们三人,可以上菜了。”少妇冷冰冰地打断服务员的话。

服务员感到有些尴尬,“那您这边请。不打扰您了。”说完望着少妇的背影撇了撇嘴。

三个女人,一桌子菜,两件啤酒。

“月儿,能不能饶了我啊?”玲子脸已经通红,浑身发热了。“我可不能再喝了。”

月儿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漂亮的脸庞,红得可爱,越显出一种成熟少妇的韵味。

“春,玲子,不要认为我是疯子,好吗?”

月儿说着,掏出了烟,很时尚的火机,潇洒地打燃,点烟,一气呵成。

看着月儿潇洒地吐着烟圈,春开始觉得月儿慢慢陌生,这还是以前那个清纯的月儿吗?

“月儿,没人觉得你是疯子!你今天是怎么啦?”

春感到了疑惑,从前的月儿到哪里去了?看着她娴熟的抽烟姿势,春开始心疼了。

上个月看到月儿抽烟了,知道她心里苦闷,没觉得什么,喝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今天……

玲子看来实在是多了,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春,你知道,你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吗?”月儿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用力地将烟头摔到地上。

春当然知道,老公是有钱,会赚钱,可是又把她当什么了呢?原来还可以说说泄欲工具,而现在,简直连花瓶都不如。

但她不能这样说话,是不是每个人在劝别人的时候,都会从好的方面去说呢?春不知道,但自己的确是这么做的。

“月儿,你现在的生活难道还不好吗?要车有车,要房有房,孩子也大了,需要你操心什么呢?”

“春,我们都是女人,难道你不知道女人需要什么吗?”

月儿似乎又恢复了平静,要是以往,可能已经早就哭成了泪人儿。

她又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重重地吐了出来。

“月儿,你变了。”春喝了一口酒,话音有些冰冷。

“变了?哈哈,我变了?”月儿修长的指头将还有半截的烟弹在地上,“没有爱的婚姻,我能不变吗?”

“当初不是你觉得他还不错吗?还发誓非他不嫁。”

“我是瞎了眼,真的,当初我是真的瞎了眼。”月儿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她又斟了一杯,一口干了。

“春,你知道吗,现在我是和一个木头过着日子。每天晚上,除了醉酒之外,不会在我身边,你知道吗?”

“我也是女人,我当然懂了。”春端起酒杯,一口而尽。

她也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想起了这些年的每个日夜。

那么多的好男人,为什么自己偏偏摊上的就是这样的呢?

一辈子就没有一点男人味,对自己总是唯唯诺诺的。有时候发脾气,就是因为丈夫的软弱。

其实,如果他发一通火,哪怕是打自己一下都可以接受。可是,他永远做不到。

就算是睡觉,没有自己的批准,也不敢越雷池半步,真的叫禽兽不如?……

“春,春,你怎么啦?没听我说话吗?”月儿看着自斟自饮的春,似乎有些吃惊。

春也好像被月儿叫回了魂似的,刚才的恍惚,一下惊醒过来。

“听着呢,月儿,还是把心放宽点吧。女人,真的不容易。”

春举起杯子,“来,我们为可怜的女人干杯!”

“春,我明天准备回家一趟了,可能时间比较长,今天其实来向你们告别的。”

月儿这个时候眼泪开始流下,声音也哽咽了。

两个人接着喝,酒,又是一件。

终于,三个疯子一样的女人,趴在了桌子上。

火锅里的下菜,正翻滚着,热气腾腾。

(二)迷失的女人

老实的老张在家里等到晚上十点了,还不见春回来,心里着急,开始一直压抑着,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他拨通了春的手机,只听到铃声响起,结束,又拨,还是铃声依旧,不见人接。

老张开始担心起来,交代儿子睡觉,自己打车去了一角酒楼。

一角酒楼开始打烊了,几个服务员正在议论着。

老张一打听,知道西陵阁的客人就是春她们了,急忙上去。

春已经醒了,正从洗手间出来。

“你怎么来了?”看到老张,春有些惊讶,可心里一股暖流涌了上来。

“你没事吧?现在都十点多了不知道啊?”老张实在是有点生气,听到春如此问话,怂人也发火了。

春一愣,这傻男人居然会发火?平时那么厉害的嘴,竟然没有话说了,瞪大了眼睛望着老张。

“愣在那里干什么?还舍不得回去?”老张看着发愣的春,居然来劲了。

春自己心里知道,也没有平时的火气了,这个男人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爱的,自己心里暗笑了起来。

她拉上老张的手,走进包厢。叫醒了还在睡着的月儿和玲子。

玲子和月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头有点疼,拍了拍太阳穴,伸了个懒腰。

“张大哥,你怎么来了?几点了?”玲子看到老张站在春的身旁,似乎回过神来,急忙翻手机看时间。

“都十点多了,大小姐。”老张有些不高兴。

“啊,这么晚了啊?我的回去了。我家那死鬼说不定又要骂死我了。”说着站起来准备走。

月儿一把拉住她,“急什么啊?看把你吓得,有那么严重吗?”

“你也替别人想一想啊,本来玲子的婆媳关系不好,早点回去吧。”春扯下月儿的手,对两个人说。

“月儿,你喝酒了,也不能开车,老张,麻烦你把她两个人送回家吧。”

老张是汽车兵退伍,当然在行,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春说话了,还有什么话说呢?

月儿掏出车钥匙,“老张,就让你当回护花使者咯。呵呵。借了你老婆,这算回报吧。”

老张讪笑一下,接着钥匙,下楼去了。“两位美女快点啊,我在车上等你们。”

春和老张一起下楼,月儿和玲子则去了洗手间。

在一角酒楼沉醉了一回的月儿,真的走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这是一个不是很繁华的小镇,但是随着城镇建设的速度逐步加快的步伐。

小镇的模样已经今非昔比了,酒楼也不是很差,往日的脏乱样子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强子就在这个小镇上班,月儿临来的时候和强子联系了,晚上两个人聚一下。

月儿一路开车,边瞟一瞟窗外的景色。

正是七月的天气,一路稻田上青翠的秧苗随风而舞,那里曾经有过自己的汗水。

那片荷塘,荷叶依旧茂盛,随风摇摆,跳着霓裳羽衣。荷花朵朵,洁白无瑕。

她想起了从前的日子,想起了和强子一起游戏的期间的畅快,想起了那段难忘的时光。

想到强子,她不由得一颤,车差点晃出了硬路肩。

她赶紧专注起来,一紧张,脸也红了,额头渗出了汗珠。

快到路口了,这里有一颗大樟树,是强子一直等自己的地方。

大樟树依旧枝叶茂盛,只是人在不在呢?

月儿不自觉地张望着。突然,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到了大樟树下,一个急刹车。

看到从摩托车下来的人,不正是强子吗?

月儿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和强子约着吃饭的,本来只是说说,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强子突然的出现,让月儿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把车缓缓开到强子的身边,按下了车窗。

强子认出了月儿的车,来到车窗前,看着依旧美丽,不,是更加美丽并透着成熟韵味的月儿,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傻了啊,认不出来了吗?”月儿被看得不好意思了。

“不是,是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强子憨憨地一笑。“走吧,吃饭去。你就跟着我后面。”

说着,强子飞快地骑上摩托车,回头向月儿做了一个“走”的手势,带头走了。

月儿启动了车子,紧跟在强子的后面。看着强子的背影,不禁莞尔。

他们在一个规模还可以的酒店门口停下了。

强子下来,锁好车子,然后走进酒店。

“老板,要一个小包间,把空调快点打开。”强子说完,转身出来,月儿也把车停好了。

两个人一起走进酒店的包间。

“热不热?”强子问着月儿,没等月儿回话,转身就向外面喊着,“老板,来两瓶冰饮料。”

月儿坐在椅子上,看着强子着急的样子只想笑。

“怎么啦?哪里不对劲吗?”强子有点摸不着头脑,憨憨地,用手挠挠头。

月儿实在忍不住了,掩嘴而笑,“没有,看你,还是从前那样,就是想笑了。”

强子自己也嘿嘿地笑了起来。

老板娘是一位四十多的女人,打扮有点妖娆。

她送来了两瓶冰的果汁,顺便问着,“两位现在点菜吗?”

强子拧开一瓶饮料,递给月儿,“有什么好菜?”又问月儿,“你看吃点什么?”

老板娘正要说什么,月儿说,“有藕带没有,老板娘?”

“有,很新鲜的。还要点什么?”老板娘连忙说。

“再来个干锅莴苣,一个回锅牛肉。”月儿很干脆地回答。

“喝不喝点酒?”老板娘问。

“来一件冰啤酒吧。”月儿看了看强子,见他没什么反应,便说,“就这样了。”

强子喝着饮料的,停了下来,“老板娘,快点啊。”

强子和月儿两个人开始还是有一点拘谨,喝了几杯就后,才开始打开话匣子。

“强子,听说你还没结婚?”

“嗯。”强子底下了头。

“你傻啊,为什么还不结婚呢,都多大了?”月儿有些心疼。

强子抬起了头,望着月儿,“我不想结婚,知道吗?”

月儿望着强子,还是那么清秀,只是多了一份成熟,一点沧桑。

“强子!”强子那成熟的男人味,不自觉地让月儿两脸发烧。

“月儿,怎么啦?”强子望着月儿,

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又是那么火辣辣的。红红的脸庞,让人血液翻滚。

强子不自觉地抓住了月儿的手。

月儿本能地想抽出来,但强子的手是那么有力,温厚。挣不脱,其实她也放弃了挣扎。

强子一使劲,把月儿拥在怀里,两片火热的唇,压在了月儿的嘴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月儿还没反应过来,头脑一片晕弦。

可心中的渴望,已经让她顺从着,随着舌头的交缠,浑身充满了欲望之火。

他们互相抚摸着,任凭舌尖纠缠。

良久,月儿终于还是推开了强子,“疯子,你是不是疯了!”

强子嘿嘿一笑,“看到你,我不疯才怪呢。”

“疯子,先吃饭行不行。”月儿满脸通红,给了强子一个白眼。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微微一笑,埋头吃饭。

两个人酒业不喝了,很快就吃完饭,叫老板娘来结了账,离开了酒店。

晚上,两个人都没有回家,月儿开车,两个人到了湖滨度假山庄……

(三)落寞的女人

湖滨度假山庄。

强子跟着月儿到了客房,开门、开灯、开空调,月儿一气呵成。

一股凉风吹出,在这进入酷暑的时候,惬意的感觉无须描绘。

“冲个凉吧。”强子在月儿的安排下,进了卫生间。

“月儿,我们一起冲凉吧。”强子喊着。

“我不习惯,你先来。”月儿打开了电视,便回答着。

“好吧。”强子虽然不是很高兴,但也是无可奈何,对于月儿的安排,他一点反对都没有。

这是强子第一次这样,和自己喜爱的女人在一起,而且是日梦夜想的女人,想着就很快地冲好了。

月儿在强子洗好之后,自己也进了卫生间。

强子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遥控器,随意地调着台。他根本就没有心思看电视,只等着月儿快点洗好。

他就像在做梦一样,什么时候,自己都想着月儿,可今天,居然让他梦到了。

想到这里,强子不禁傻傻地笑了,脸开始发烧。

月儿洗了半天,还没出来,只听到卫生间里面流水哗哗地响。

“月儿,在干嘛呢?”强子有些着急了。

“冲凉呢,你看一会儿电视啊。”月儿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充满着诱惑。

强子百无聊赖地跳着频道,什么电视都已经没有心思看,胡乱地调着。

月儿终于洗好了,她散披着一头秀发,围着浴巾,像女神一般地出现在强子的眼前。

强子傻笑着,看着月儿,他跳下床,一下把月儿抱了起来。

他把月儿轻轻地放在床上,月儿双手勾着强子的颈,两个人对望着,好像时间开始停滞在他们的面前。

强子看着月儿迷人的眼睛,慢慢地,四片唇交织在一起,慢慢地,两个人褪去了各自的衣服……

欲火,将两个人燃烧,已经没有了任何是其他干扰,没有了任何的顾虑,这里只有彼此的欲念,彼此的缠绵。

一番云雨之后,月儿躺在强子的怀里,很幸福的样子。

的确,一个女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享受一个男人的温存了。

“强子,你真的不结婚了吗?”月儿摸着强子充满肌肉的胸脯,望着他的脸问。

强子正准备答话,月儿的手机响了。

强子顺手在床头柜拿给月儿,在眼前准备看一下,有点迟疑。

“拿来!看什么看?快点!”月儿好像有点不耐烦。

月儿不讲理的做法,强子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过,还是顺从地递给了她。

“喂,干嘛呢老公?”月儿显出自己娇媚的声音,“你在哪里呢,我回家里了。”

“你玩好了回家,多玩几天。”那边粗声粗气的声音,说完就挂断了。

她以为能等到老公的一点问候,结果是重重的一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月儿脸色一沉,用力关掉手机,甩手丢在地毯上。

“怎么啦?”强子望着月儿的脸,关切地问。

“没什么,家里的事情。”月儿摸着强子的胸脯,眼角渗出了泪水。

强子“噢”了一声,没说什么了,帮她擦掉眼泪,用手抚摸着月儿的头发。

“强子,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你养我好吗?”月儿低着头,像一只娇小的鸟儿。

“真的吗?”强子问她。“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养你一辈子。”

“嗯,你真的是个好男人。那我就等着你养我一辈子。”月儿突然爬了起来,骑在强子的身上,捧着他的脸说。

说着,嘴唇又压向了强子……

强子醒了,这是他的习惯,每天都很早醒来。

他看着身边熟睡的月儿,想想昨晚的事情,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就像做梦一样。

强子亲了一口月儿的脸,“月儿,多睡一会,我先走了,上班去了。”

睡梦中的月儿,带着微笑,点点头。强子穿好衣服,赶去上班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月儿慵懒地翻了个身,阳光透过窗帘直射进来,晃得眼睛不敢睁开。

看来时间不早了。月儿躺在床上,回味着昨晚的缠绵,微微一笑,很满足了。

她懒洋洋地爬了起来,将浴巾围在身上,洗嗽了一番,然后冲凉。

终于嗽洗完毕,换好衣服,到了餐厅,已经没有早餐了,人家已经准备中餐了呢。

看来只有到外面将就一下了,月儿无奈地回到房间,收拾好衣物,拿上房卡,下楼去了。

一连三天,月儿和强子就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有时间就黏在一起。

到了第四天,月儿要回去了。强子来送她。

两个人依依难舍,一番温存之后,收拾好物品,拿到车上。

月儿已经是泪水涟涟,真的舍不得离开。

强子安慰了半天,买了饮料放到车上。“回去吧,想我了给我来电话啊。”

月儿使劲点了点头,眼泪还是忍不住。

强子还是不敢太放肆,戴上墨镜,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和月儿挥手告别。

月儿回家了,但每天就心像丢了魂似的,做什么事情总是心不在焉。

她没事就想着和强子打电话,每次不到手机没电不结束。

春的电话来了。“死丫头,这几天跑哪里疯去了,电话也不接?”

“春,有事情呢。回了一趟娘家。”月儿脸一红,幸亏对方看不见。

“你回娘家了?那还用关手机?”春显得很奇怪了,“出来,我想见你了。”

不容分说的,春挂掉了电话。

月儿似乎像做贼一样,心里发虚。但春已经发话了,不去更不好说,只有硬着头皮去见她。

她们在阳光茶楼的音乐茶厅找了一个卡座。

“老实交代,回去干什么了?”春也不拐弯,直接问。显然,春猜到了月儿的行为。

“我,我没干什么啊,就是回去看看大家啊。”月儿虽然紧张,但就是不承认。

“这是你月儿吗?”想着月儿这几年的说话口吻,春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你以为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啊?”

到底是做贼的心虚,月儿脸红了,“春,老实和你说了吧,我见强子了。”

“就是见见那么简单?”春似乎要彻底掏出月儿的心一样,步步紧逼。

“是的,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月儿似乎是被春的话逼急了,赌气似地说。

“你怎么能……”春还想说什么,话还没说完,就被月儿打断了。

“我就这样了,这些年我实在是受够了,每天一个人可怜巴巴的滋味,实在是让我要疯了。”

月儿彻底恢复了自己的本色。她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这种日子,我肯定不过了。”

“那你准备怎么样?离婚?”春有些惊讶,更多的是关切。

“离就离,大不了一拍两散。”月儿有些激动。

“你理智一点好不好,现实一点。”春有些不耐烦了,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我问你,强子能给你现在的生活吗?你能离开你的孩子?就算你老公再不怎么样,也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啊。更何况,你能够放弃目前的生活吗?你能习惯将来的生活?”

月儿一惊,春的话也的确是如此,自己已经离不开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强子是不可能给的,也没有那个能力给。

“怎么办?那怎么办?春,你告诉我,你要知道,我现在真的离不开他了,一刻也离不开了。”

眼泪从月儿的眼里流了出来。春的话刺痛了她,也击中了她的软肋。

看着月儿无助的眼神,这傻女人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像着了魔。春无话可说,实在是无能为力。

“你自己看着办吧,自己选择。”

月儿像被抽了筋一般,软绵绵地瘫坐在沙发上,无助地望着窗外……

但是,罂粟的毒性就是那么强。

没过一天,强忍了一天的月儿,再也忍不住了,还是和强子打电话了。

听到强子的声音,她就感到欣慰,感到幸福。

一个月来,她偷偷跑回去几次,都是借口到朋友那里去玩。

慢慢地,月儿开始发现,强子的电话少了,甚至几天连一条短信都没有了。

刚开始,还认为是强子太忙,没有时间,最后,到一个星期也等不到一个电话。

“强子,你在哪里呢?怎么老是不来电话?很忙吗?”月儿实在忍不住了,打电话给强子。

“是的啊,正在帮朋友做事呢,有什么事情吗?”那边强子的语气有点冷淡。

“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一个电话也没有呢?”月儿有些恼火。

“我这里很忙,有时间给你电话吧。”说完,强子的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只剩下“嘟嘟”的声音,月儿彻底绝望了。

难道自己这么付出,强子就不能接受吗?不行,一定要问个清楚。月儿的脾气一来,是什么也挡不住的。

“你怎么了,我说了我现在有事啊!”强子有些不耐烦了。

“有事你也给我一个说法,到底你心里怎么心想的!”月儿不依不饶。

“你就是一个疯子!”强子实在的忍不住了。

“好,我告诉你吧,我不想当你的男侍,月儿,你知道吗?我不是鸭子!”

“我什么时候把你当鸭子了?”月儿似乎有些委屈,带着哭腔追问着。

“你想想,你开着好车,过着好日子,当年我那么对你,你还是走了,投入那个男人的怀抱。现在,你能过我这种日子了吗?我不相信!”

月儿呆呆地站在那里,眼泪不知不觉地滚落。

那头强子继续说着,

“这段时间我一直琢磨着,不是我不喜欢你,说实在的,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改变。但是,你也还是以前一样,你也没有改变。”

“那我们算什么呢?”月儿流着眼泪,追问着,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这样的结果。

“我们?呵呵,我们这叫你情我愿,彼此互不亏欠。但是我很清楚的是,我们不可能,这辈子不可能,下辈子也不可能!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强子挂掉了电话,不等月儿说什么。这个男人真的是想清楚了,也实在是熟悉月儿的思想。

虽然他依然深爱着这个女人,但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走到一起,月儿还会像十年前一样,绝情地离开。

月儿拿着手中的电话,手抖得厉害,终于,手机没有拿住,掉到了地上……

(四)孤独的女人

玲子离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春没有震惊,但感到哑然。

按道理,应该是月儿离婚的景象,居然让玲子“抢了先”。

玲子没有伤感了,知道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还是因为没有生个儿子的事情啊?”春问玲子。

玲子很淡然,“是的,我就是不会再生了!那个不是个男人,什么都听***的,过着也确实没有意思了。”

春当然知道,玲子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但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为了生个儿子,这几年,玲子没有少受苦。

怀孕,做B超,打掉,已经经历了五六次的痛苦,这是男人懂得的吗?

每一次,玲子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自己调理自己,就是自己那个男人,都没有心疼一次。

女人每一次的经历,都需要很好的养护,很好的休息。可怜的玲子,都是自己一个人扛过来的。

“你不知道给你那个死鬼婆婆说啊,自己也是女人啊,何苦呢?”春心疼地说。

“还提这事,不是找死啊?”玲子有些恼火,“她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我就生了三个儿子!”

“***的!”春不知不觉中爆起了粗口,“她就不知道,生男生女是她儿子的问题吗?这也能怪你?什么东西!”

玲子笑了笑,“春姐,你还会骂人?那老东西是没有这个概念的。怪只能怪自己瞎眼了,找这么个没用的男人!”

“也是,你那个老公也不是个东西,自己的老婆都不知道疼!这种男人不要也罢,离得好。”春恨恨地说。

“那种闲气我也是算受够了。女人,还是为自己活一回吧。”玲子说。

春看了看手机,时间不早了。“玲子,我上班去了,你坐一会。别想不开啊。”

“看你说的,你去吧,我约月儿出来了。”玲子似乎没有一点悲伤的感觉。

春看到玲子的情绪还不错,也就放心地上班去了。

“你个死妮子,这么就离婚了呢?”月儿有些诧异。

玲子翻了月儿一眼,“你的风流韵事早就…还说我。能不能告诉我绝招呢?我可是单身的哦!”

月儿脸一红,“说什么呢?你就想要男人了啊?寂寞难耐?”

“哼,那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这辈子再不要男人了!”玲子有些火气了。

“对,就是!***的狗屁男人!”月儿别玲子的话感染了,想起强子,心痛得厉害。

玲子听着月儿的话,感觉不对,“亲爱的,你不是正幸福着吗?怎么啦?”

月儿实在忍不住了,那不争气的眼泪,就是控制不住。她把头偏到一旁,可是泪水还是哗哗流了下来。

“到底怎么啦?你倒是说话啊,急死人了。”看着只知道抽泣的月儿,玲子有些着急了。

“强子不理我了。”月儿的眼泪像决了堤,双手掩面而泣。

“吃了西瓜甩皮啊!什么东西呢!”玲子有些愤愤不平了。

月儿使劲搓了搓脸,拿出湿纸巾擦了擦,使劲吸了几口气,恢复了平静。

“其实,我不怪强子的,是我对不住他。”月儿理了理头发,

“我想通了,我的确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为什么?你不是说那个男人你已经死心了吗?”玲子有些不解,“我都是受了你的感染,才做出的决定啊。”

“我,我没办法。”月儿声音突然压得很低,有些不自然了。

玲子很诧异了,“那是为什么?是女儿?”

“不是,你不知道的。算了,不说了。你打算怎么办呢?”月儿想岔开话题。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了。你舍不得现在的生活,是吗?”玲子有些不饶人。

“生活?我还有什么生活呢?”月儿低下了头,声音落寞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意思?”玲子更加不懂了。

月儿无法面对了。的确,自从老公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非常恼火。

她很希望老公打自己一顿,哪怕往死里打。可是,他没有,居然什么话都没说,就是沉默着,一言不发。

让她更无奈的是老公的态度明确,不离婚,不睡在一起,每个月控制生活费,车子没收。

现在的月儿,都快要疯了。离婚离不了,钱也没有了。这难道就是自己要的生活?难道自己就这样了?

玲子知道真相之后,也真的无话可说,从感情上来说,她同情月儿,可她男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绝了点。

两个女人开始觉得饿了,知道春在上班,也就没有找她,直接去了酒店。

不知道是天气变化的原因还是其他的,春最近的心情特别不好。

她下班之后,没有直接回家,一个人骑着车子,围着城区瞎转悠。

秋天已经到来了,阵阵寒意,实在是有点抵挡不住,可说就是不想回家。

那两个女人在干什么呢?春一个人实在是无趣,也许事情总有转机的。

如今自己却已经深陷泥淖了。想起了月儿和玲子。

原来她还想劝慰两个人,让她们注意一点,适当调整一下

想起自己的老公就来气。这么大的人了,上班能被人家掐着玩,还是一个当兵的呢,一点血性都没有。

刚开始还说是初来咋到的,都十几年了,还是死相不改,遇到问题,总是自己一个女人冲在前头。

这些年,为了儿子上学,家里建房,样样都是自己一手操办,老张居然帮衬的时间都很少。

不是心疼婆婆,她也懒得去做。不过,真的不做,还就是没人做了,结果只有老太太去做。

这些事情,真的把春伤透了。

她还在骑着车子瞎转悠,沿着湖边,虽然冷,也还能看看这里的风景,比回去受气好。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春想,是不是老张打来的,但不可能,老张没急事不会主动打电话。

她靠边停下了车子,疑惑着掏出手机。是玲子打来的。

“春姐,在哪里呢?”

“无聊,瞎转悠呢。你们呢?”春知道最近玲子和月儿基本每天就在一起。

“老地方,来喝一杯吧,好像你有一段时间没喝酒了吧!”玲子带着开玩笑的口吻。

“好,等着。我马上过来。”

春一路飞驰,赶到了一角酒楼。

三个女人又开始了她们的故事。

只是,这个时候,月儿和玲子已经很洒脱了。

她们抽着烟,喝着酒,谈笑风生,好像这个世界已经与她们无关。

春要了一支烟,虽然不会,一抽就咳,但就是要抽。

对于春来说,婚姻算什么呢?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操持,结果男人居然是这样让自己心碎。

想一想月儿,她和强子,本来可以好好地在一起的,可就是造化能人,碰到现在的人了。

春已经知道月儿的情况了,没得说的,本来就是一段孽缘而已。

玲子的问题,当然是世俗的偏见了。

那么自己呢?春想不下去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她们谈论着各自的情况,说着男人的不是,就一杯接一杯,烟一只接一支……

短篇小说相关文章

深度阅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