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永利彩票注册登录官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

很近又很远的距离

时间:2016-2-15 16:24    阅读: 2139 次    来源:永利彩票注册登录官网

很近又很远的距离

爱情散文精选,那个镜头无数次出入电视剧,百看不厌。不知何时,我们的现实也被传染了,那滴泪的桃花随着风而来,席卷得满屋子都是,如冬日的雪花,覆盖了我们的肌肤,接着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将冷散播在骨子里,寂寞地紧紧贴服着灵魂。多么凝重的气息,仿佛天宇里的黑色凝结一起,笼罩在自己的头顶上。想要摆脱,欲离去,奈何滑落了泪拾不起,粘连着风儿悲伤涕零。如何不起,悲伤有那么沉重?这些悲伤或许不是那么沉,可就是莫名的挥之不去。摸着思维例举一二:失恋了,心爱的他与闺蜜暗渡陈仓;父亲病重,脆弱的女儿心碎成雨中浮萍;错过了,那是一场绝妙的婚礼与自己无缘.......女人的心脆弱如花,经不起风摇。然,恰恰此刻她是一汪净水,悲伤如墨汁滴入这潭净水,一丝丝,一缕缕滑向了深处,涂改了洁白,水再也无法寻找宁静。

竟然都是凝重的悲伤,那么索性哭泣一场,如电视里的镜头一样,嚎啕如瀑布,凶猛如浪涛,哭过了睡去,醒来了那些头顶的黑色或许都会散去,如此最好!些有男人不愿意哭,是不是丢脸呢?不需要如此想象。

其实人的性情如瀑布,可以疯狂涌动思绪,开启情感的大闸门,何须是分男人与女人呢?刘德华有歌唱响: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这就诠释了男人可以偶尔如女人发泄情感。女人呢?那么这些哭泣本是她们的专利,怎么忽然的几十年就被刘德华给剥夺了呢?不是如此,女人的泪腺丰富一些,当然细雨霏霏的日子颇丰些。那梨花带雨的俏模样,岂不是泪滴点点装扮的证明么?

想哭,就哭吧!泪水是释放压力的气阀,开启它,心情就能舒畅,愉悦。然而哭并不是减压的专门工具,它只是辅助的产品,如同女人的粉底与胭脂,起到一定的作用,并无法根治什么雀斑。

想哭,是因为委屈!想哭,是因为痛苦!想哭,是因为激动.......因为委屈哭泣的事件比比皆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常常会为了委屈而哭,她哭泣更深层的愿意是自己一个外来人,父母已仙去,跟着姥姥,一身都是孤单凄凉,才整日哭哭啼啼。哭多了,伤元气,引起内分泌失调,抑郁而终。哭自然成了不好之事,我们当然不能学习林妹妹之举。如果是小委屈一些芝麻小事,大可不必去哭泣了。这些委屈,请压抑自己的泪水,让自己心脏沐浴在酸酸往事里,经历一些风雨捶打更能强壮。

痛苦而哭的事儿,常常能折磨人的心灵,那锥心的感受是炭火星上漫步,侵肉蚀骨。如何不大雨滂沱,泪雨纷纷呢?痛苦是要哭的,如果光痛不苦,是能咬牙忍受而过,大可不必寻死觅活的哭泣。小小的痛也哭,胜过小孩的泪水,过多得浸泡在自我的感伤里,往往收获的不是同情,而是鄙夷!就算是同情,也是天边的一线残红对自己有何意义?所以对于痛,忍忍牙就能过去了。痛,对于女人而言是最清晰的朋友。临盆生育,是最大的肌肤之痛,那种痛是坚强的男人所不能忍受。当然,不少的女人也会临床呼啸,风雨难耐。分娩,过于痛苦。为了避免痛与哭泣,可以选择剖腹产儿,安全无痛!坚强的女人依然选择顺产,让痛坚守在肌肤之上,咬咬牙愣是没有让泪花儿凋零!如此女性是坚强的,泪水不可以轻弹。为痛而哭,当然不应该。倘若外加苦字,哭泣就会接踵而来了,苦难越多,泪水的积累越厚,直到情感大坝无法忍受压力,而轰然流泻,一泻千里。哭,也要哭个漂亮的。

不能为了麻酱输了,家人的误解而哭,那是一些毛毛雨;不能为了磕破头皮,受寒腹痛而哭,那也是毛毛雨;不能为了冷冷的风,冷冷的邻居的脸而哭,还不能为了莫名其妙的情绪而哭,是毛毛雨。毛毛雨是最烦人的雨,要下就要下个够,别自以为润物细无声!如若真得润物细无声,家人亲友都会忽视这些细雨,此刻,哭还有什么意思与意义?哭多了会伤心情,害灵魂,刮骨髓;哭多了会父母冷,夫妻漠,子女嫌,亲友疏;哭多了会风景暗,百花残,雨露寒,草木凋。为了自己,为了亲友,为了世界,为了自己,少哭一些还是为好!

俗话说,雨后才能见彩虹。那雨,不是碎碎的唠叨雨,也不是片片的哀叹雨,而是惊涛无比的大雨,狂乱风雨起,惊起一彩虹。这些雨是凡人的泪铸成,达到了飞流直下三千尺,迸流浪涛天地间。哭!当你的泪腺再也无法盛装那满满一方水,便能大呼一声,上帝呀!我要哭了,我的泪水太咸,太苦,请你的天使都来凝望吧!尽情的哭泣,哭得旁人心动,哭得草木颤栗,哭得花儿色变,这些变化都是为你的哭而来,它们被感动了,如同六月间的飞雪,那样你的哭将会是家族里的伟大一哭了。

哦!过了。哭,是为了自己舒适,也不能迫使家人不舒适,是为了调节一些某种不协调的因素才发动的。例如,在家里的地位遭受排挤,那么必须大哭一次以示抗议,仅此一次,多一次都是浪费。如若这一次地位依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浪费眼泪粮食了,此处不是久留之地,还是远走高飞为妙。哭,能缓解心情,将压力释放,关键时刻能调节夫妻感情,切勿多用,男人最怕女人的第一次眼泪,在第一滴泪水滴落白纸玉帛般脸庞之际,他的心都感受到了针刺的伤痛,不敢不停!那泪水上演了一幕镜头,一朵白色的梨花,纯洁出里面的肉汁出来,多么美丽,更美丽的是那一滴透明的露珠——女人之泪。他不忍心拂拭,也不愿意拂拭,而是用目光紧紧地凝望,仿佛那露珠能在目光里净化成诗——本来就是诗。美丽的诗,鲜艳的朵儿,绝美的露珠,动人的泪,这泪会穿越远古的时空,寻找梦中的天使。天使就是第一次相见,是你的泪。男人的凝望仿佛在脑海里呆立,呆立的绚丽里似乎有一朵玫瑰灿烂,是你的泪组成的。如何能凭空再一次穿越入的美?只能靠着你的泪。泪,男人心醉了,他心疼了,绝不能去伤害那一朵梨花,那一滴泪,和携带着诗歌的女人。

窗外落着雨,并不大,却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了。天空阴沉沉的,给世界悄悄地涂上了一层厚厚的忧郁的色彩。时间似乎永远定格在旧日的黄昏,灰黑一片。我的心也仿佛跟着发生了变化,没有一点兴奋的劲头,寂寞慢慢的占满我的心头,我感到愁烦,外面的雨仿佛是在我心头落着,湿透了我的整个世界,我的心像被丢在满是污泥的雨水里浸泡一样。我感到不安,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我的心里仿佛被一块石头填住了一般,难受之至。

我一连几天没有出门了,感到烦闷时便到阳台上伸着脖子吸几口清新的空气,雨天的空气却也清凉舒畅冲散了我些许忧愁。

这样的日子我是看不进去书的,也不想睡觉,我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我什么都不想去做。我只是叼着烟一趟一趟地走着,走累了就坐下来发呆,然后又开始走来走去,像思索重大问题似的,皱着眉头秉目凝神。这样的秋雨在北方是不常见的,这该是南方独有的韵调,我思念起了久别的南方,我的故里。我在北方身居三年了,这是我在这里经历的第三个秋天。想我初来,也是恰逢故乡秋雨绵绵,那年我十八岁,第一次离家远走,在车站虽然没有和父母含泪惜别,想来这种事也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流泪分别我是做不来的,我天生泪腺不发达,没有多余的眼泪来哭这种事,另外我非出去不可,这是早晚的事就和生活中很多事一样是必须要经历的,就跟死一样不可避免,虽说如此可当时也充满了依依不舍之情。

我的十八岁在故乡起始,在异乡终结。那是我在这里过的第一个秋,那年的秋没有这样的雨。我没能在这个地方见识到它的开始,却很快迎来了它的结束,我唯一感受深刻的是它所带来的枯燥与寒冷。尽管如此我还是期待它第二次的到来,只因为这里的秋与故乡的秋截然不同。很快,我等来了我在这里的第二个秋,那年我十九岁,我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就发生在这个秋天。和往年不同的是这年的秋天出奇的下起了雨,阴雨连绵,就和现在一样,也是异常的阴冷,雨声不绝于耳。但我却感受不到一丝的寒意,我的心在发热,在滚烫着,我有这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场秋雨并不是在昭示严严寒冬的在即,而是春来的预示。我初尝爱情的滋味,我仿佛又见到了故乡秋雨,没有寒冷,没有阴郁,连天也不同于这里的天,明朗白亮。

第二个秋,不是我独身过的,我有爱情为伴,有她为伴,我突然觉得这场秋雨别有于的故乡的秋雨,是另外一番风味,另一种美,一种单调的美。因为受着爱情的滋润,我把这场秋雨看作是上天赐予荒凉干涸的北方的一场甘露,只为来年春来的新意。

春来了,在我看来的确比往年更有新意,不久,我在这里的第三个秋来了,就是现在的秋。寒冷,周而复始的单调。我们分手在这个秋天,不久之后就下起了秋雨。今年我二十岁,我觉得这场秋雨就是为了嘲笑我而下的,去年秋我受着爱情的滋润而现在却受着情爱的煎熬。我仿佛又看见故乡的秋雨,真是别有于这里的秋雨……

时光如翼,拂尘无痕,转眼,冬的眉睫已落入眼眸。渐渐地,等待着一场大雪飘零,仿佛不用等待时光的脚步,一年已到了末尾,有太多的感慨,来不及倾诉,新年的钟声已在落雪飘零的空谷幽灵里静静地响起。一些悲,一些喜,一些笑,一些泪,一些不想忘却的记忆,都在落雪的日子里冰封,沉沦。想要记着,却偏偏忘了回忆的样子,是喜是悲?

多情的尘世里,早已看淡了情恨痴缠,只想携一人之手,共同走过每个日暮晨曦。最美的爱情,应该似雪,洁白无暇,揉不得半点沙。最浪漫的事,不是海誓山盟的誓言,而是若干年后,我依着你的肩,细谈过往云烟,那时,你在,我亦在。当我白了发,你掉了牙,还依然携手在每个冬雪飘零的日子里,看落雪翩翩起舞,月影婆娑。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容若,大清第一词人,一位风流倜傥的英俊少年,短暂的一生,留给后人多少脍炙人口的词句。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眼前的路更是成千上万,而不论选择怎样的一条路,都有一个人默默陪伴,这难道不是世间最美的事情吗?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更是让多少人为之动容。世间最美,莫过于爱情,当那些旷世奇缘在今传唱时,多少人渴望那样的爱情,多希望自己的爱情也是如此。更多的期盼,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多少遇见,是在转身之间。不经意的一瞥,不经意的回眸一笑。从此,花儿只为你一人绽放,鸟儿只为你一人啼鸣。我曾渴望,能在落雪的日子里,转身,遇见最美的你,你站在飘雪纷纷的树下,笑容甜甜。此后的这个季节,也因为有了你,而不再寒冷,指尖的温度,从你的手掌传来,温暖沧海桑田。

提笔,落墨。在一阙词里寻找冬雪的可人,与那些韵脚平仄唱和,与那些文人骚客笔墨相轻。一路欢歌,一路谈笑风雅,一路墨点重重,铺一张素纸,伴着雪花的晶莹,笔墨与落雪相亲相依。银装素裹的世界,不染尘埃,一颗蒙尘的心,也在那一片雪白里洁白透明。

洁白的雪,终会将这个蒙尘的俗世厚厚覆盖,望去,是大片大片的白,仿佛内心深处的那片空白,一整片的空白。想拿些绚烂的颜色来涂,却发现少了一支笔,不知该从何涂起。往事如烟,此刻,就像窗外干枯的树木,枝繁叶茂的过往早已忘却,一颗素心,在冰冷里瑟瑟发抖,孤寂冷清。

冬日里,渴望那一抹暖阳,守着仅有的一丝暖,抬头看天,看树,看一树清冷,一树安暖,看云卷云舒。满眼都是落落的冷清,虽然冷清,却不失一份恬淡。捧一本喜爱的书,与爱人坐在院子里,静静的细品,眼前是一杯淡淡的茶,袅袅的热气腾腾而起,安逸,舒适。我抬眸,你在我眼里,你抬眸,我在你心里。

拾捡初冬的薄凉,一季的荒凉在眼底落成霜,轻抚窗花冰凉,一路冰凉划过心头。往事密密麻麻,情笺小字难书一份落墨的惆怅。想起了容若的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大千世界,我也只是一个内心惆怅的人,不敢与容若相比。自古多情原多病,体弱多病的体质,注定了一个人的多情,多愁,与善感。

总以为,岁月染了雪的白,那份清清淡淡,冷冷寂寂,也变得白如积雪,出岁月而不染尘埃。一季一季的变迁,一世一世的轮回,在轮回里,谁又是谁的谁?前世的因,今生的果,当这些因果轮回,最终落成心底的惆怅,而这份惆怅也只能提笔,唯有提笔,将这因因果果写成婉约的词,写成气势磅礴的诗,若干年后,听后人轻声唱来。

雪,染着一季的白,夜,洒落一地的黑。我曾想,是否所有的文人都喜欢黑夜呢?看一地墨色,黯然伤怀,于是深夜提笔,落字滚烫,一语流成千古绝唱。

喜欢在安静的日子里,守着只属于自己的时光,将岁月如梭温婉成一幅秀丽的画,将时光如水恬淡成一首细腻的诗歌。在诗行里,品岁月悠悠,感伤怀旧。几粒鸳鸯小字,提笔惆怅,落笔大方,思念的辛苦,邂逅的羞涩,不知不觉,都已随着黑色的墨滴,渲染到了白色的纸张上。

等待成了这个季节的主题,思念成了这个季节的篇章,素白的雪成了这个季节里的期待。等素白的雪从遥远的天际悠悠而来,落墨,馨香,抒一阙情,一抹意。当雪染了诗香,一颗孤独的心在尘世里漂泊,回眸,紧握,丢在尘世里的孤寂。

爱情散文相关文章

深度阅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