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永利彩票注册登录官网 您还没有 登录 注册

当寂寞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时间:2016-3-22 15:56    阅读: 2303 次    来源:永利彩票注册登录官网

当寂寞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漫长的深夜里等待远方的人,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景色,伤感散文随笔下的寂寞,是多么的贴切。人生路上总有那么多不测,旦夕祸福谁能控制,也许今天还在,明天就成了胭脂落。梦若醒时心最疼,天若黑了,夜最冷!黑暗里,静悄悄,疼痛肆虐怎么也无法安然睡着!不停的换着位置,衣服一件件丢掉,身体没有一个位置可以触碰。回忆还在翻箱倒柜,只须轻轻一个念想心就疼的要命,不敢去想了,夜是魔鬼,带着镣铐捆绑着灵魂。黎明才发现颠覆了昨夜的一切,在另一角,裸着发烧,夜哭了,是镜花水月捞不到!

很多时候很累,很孤单,一个人的夜总是太长,似乎时间忘了转,压抑着心里的小船。想跟明天借一些幸福,让今天的色彩丰盈,让旖旎的画面填充自己忧郁的眼。很想笑的无所顾忌,就傻傻的简单。可是我不能,没了简单的能力。有些东西明知是毒,可还是戒不掉,成了温柔的瘾,茹人饮蛊,吞噬自己生命的一个个端点,放纵着自己的欲念。

喜欢青翠欲滴的静止,是让心忘记了跳动;喜欢海博大和起伏跌宕,就像一个人经历着磨难,然后一点点包容,释然。如果此刻去旅行,就是把自己完全放空,陌生到熟悉,最后忘记,这是一种感觉的逃离。心如菩提尘心不染,就像一朵白莲花,是佛的赠予。曲终人散是命里注定的劫,就让风带走那些记忆,然后轻装上阵,继续孤单的旅行,不寻觅,遇见是默契,拥有是缘分的眷顾。就跟明天借一些幸福,让今天有热度,让心不再疼痛。如果我睡了,是佛的宠溺,他说:修行是睡着了,遇见最好的自己,遇见等了千年的那个你……

无怨无悔的付出换来的是殇楚,孱弱身形无法背负。月影模糊凌乱的脚步,漫漫长路是迷途,养蛊的赌注!画一个休止符!已经无法承的波澜旋起,就让沉默成为永远的浇铸。每一次黎明都会祈祷平安吉祥,从不曾在乎自己微恙,疼溅起一朵朵浪花,泛滥成夜里翻滚的潮涌。无法抵挡的一刻让自己陷入沉睡的魔咒,梦里只是一片黑,空荡荡!不是秋凉是残留的一种殇。

五月的尾,来不及与你同看槐花的美,就擦肩成了一座雨里的碑。我的颓废让脚步蹒跚屡屡后退,踉跄的跌倒成了残废。天空是灰色的,读不出色彩赠与的华贵,清醒与昏睡交替折磨灵魂痛彻心扉,学会释然要多少次锥心的疼反复结痂才可以做到!你的一世长安,我愿退守成全。从此墨守一纸清欢,淡然欲念的不甘。或许那铭文都是应验了我自己,被神腰斩无力回天,亦正亦邪的解读,终于明白那字里的深意。苦咖啡饮进了多少悲,我却只记得你为我风雨兼程奔赴的累。所以释然了所有的无路可退,忘了自己到底是谁。隔空离世的存在,就在文字里种下半亩花田,长出妖冶的玫瑰。浅喜深爱,你的快乐、我的无怨无悔。

在沙漠的上空徘徊,流动的风竟然洒不出半滴泪水。一向多愁善感的雨云吝啬地俯视着脚下的哀愁,默默然漂移。空留下的位置,闷热的阳光包含着寂寞与烦躁登场,无情地将热量宣泄在金色的沙海中。

金色的沙很寂寞,假如它的家不是在这儿,而是在海水潮湿的海滩上,那一定是另外一番景象,哪儿徜徉着无数温暖的梦,梦里有着小脚丫在发芽,小脚丫的故事亲吻着诗歌浪花。就算分不清是诗歌,还是散文,那也是温馨到天涯。在海边沙的缝隙中一定还穿梭着徐徐的海风,携带着不朽的温柔,缓缓书写着诗情画意。风里还不缺乏蓝色的梦。梦中是海轮远洋地问候,梦中是嘲鸫的鸣叫,梦中滑翔了七彩的朝霞,梦中绽放了人群的嬉笑与诗歌吟咏。一望无际的瓦蓝是生命的源头,更是沙子们的乐土,情侣们不时用悄悄话来问候,来亲吻着足迹里的故事。沙滩里的沙它们不缺乏的是快乐,也不缺少夜晚的祥和。沙子们都愿意停留,将如此美丽的画卷刻成永恒。

金色的沙在海边不寂寞,如今却停留在漫无边际的荒漠,保留了原始的孤独,流逝在远古的记忆,泪滴干涸在远空里的星星怀抱里,极冷再也不回头。金色的沙一粒粒都是悲伤的。可惜没有泪:千万颗心没有谁对谁赞扬,彼此冷漠;也没有谁对谁耳语,传递着爱;也没有谁是谁的哥们,关键时刻依然分道扬镳。悲哀莫过于彼此的距离最近,心的距离在天涯。

它们木然地组成了茫茫沙海,白天被迫贮藏了无数阳光,背后却顷刻无限的排放,丝毫未留。没有阳光的夜是幽寒的夜。星星也会变得格外冷。沙海里的千万个体在夜间寒冷地鸣叫着:谁来给我一丝温暖,谁就是我的上帝,谁对我冷漠,谁就要和我一起堕落。谁能给我温暖,哪怕就一丝一滴也行,我冷的受不了。然阳光已远,那一轮经典的红色悄无声息地藏在千古不变的大山里,熟睡,待到故事重演。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故事有着起始的那一刻,却弯曲地无尽头。谁能告诉它们,是什么给予了它们的冷漠,是什么给予了它们的苍凉,是什么让它们陌生地认识不了自己。

茫茫的沙海,白天里几乎没有任何活物在酝酿路线,这里只有死寂的热量,和干渴的喉咙在呐喊。白天没有动物,是因为它们的皮肤禁受不了炙烤,躲在深深的沙下,这些坚守者在等待着命运的转机,一等就是春夏无数,秋冬漫长。更没有谁会告诉它们等待的遥远将会是什么,黄沙一片接上天。

这就是白天的世界,演绎着炽热的故事。当然还有一些佝偻的仙人掌,很少的沙漠柳,这是它们的故乡,如若渴死也不曾舍去自己的故乡。绿色的仙人掌将叶子们牺牲成了畸形的刺,为了什么?就为了坚守这一片地方。夜晚星星们投下怜悯的目光,在叹息着千古不变的苍凉。

寂静的夜。地面上生灵似乎都活过来,有些爬虫,有些甲壳,有些飞翼,都匆匆地看望沙海的顽疾,它们何尝不想沙海——它们的故乡能治好心灵创伤,医治好身体之痛,变得绿意傲然。这些等待的拓荒者,手无寸铁,更无力量,它们空自等待,将身体书写着沧桑。

沙海再一次叹息:如果我们不再冷漠,不再叹息。天空是否能降下泪滴?如果我们不再堕落,不再睡去,人类是否洒下一粒粒种子?如果我们不再身体相拥,心却遥远,种子是否能发芽长成葱茏?

沙海的叹息,是无言的,只有风知道,云知道,还有苍凉的天穹也知道。这是一个无言的开始,或许是无言的结局,如果人类还是冷漠地睁开眼睛,双手却不去温暖它们悲凉的一颗心。

透过冰凉的眼睛看世界,世界里的沙海是死神咆哮之海。透过温热的瞳孔看世界,世界里的沙海是绿意葱茏地岛屿。冰凉和温热都是一念之间,如同太阳和月亮。苍凉的沙海在等待,它在心里默念着绿色的日子到来。它们也点燃了誓言:一百年后的绿色,我们将报答人类,营造幸福的家园;二百年后的绿色,我们也报答人类,指点财富于人类;三百年后的绿色,我们将仇恨人类,将沙砾与飓风抛起,攻击绿色的家园。

沙漠还是在等待,我们人类还在等待什么?

这似乎不是大自然的错,是人类的迷失在铸就的后悔,他们要开始行动起来,莫要让沙海一直孤寂,一直迷茫,最后变得疯狂。沙海在等待,在哭诉,它们一直等待着曙光,只有人类能拯救它们。或许我是这么认为的。

山的这边,就是我祖父四十年前盖建的宅子,宅子刚建成,就产生了地基分配的困扰,我祖母向来有张能说会道的嘴,幸亏有了她,事情摆平了。我祖母生了两个儿子,那个年代,生儿子就意味着要苦一辈子。大儿子就是我父亲,小儿子就是我叔叔。宅子刚建成的时候,他们还小,不懂什么,但这并不表示什么都不懂,他们知道他们的父母为了这个家饱受岁月的侵蚀,青丝蘸上了白雪,脸上布满或深或浅的皱纹。我父亲比我叔叔爱学习,初中毕业后,叔叔就不读了,我父亲因为老实,而被别人捷足先登,那时我父亲的总分比那人高五分,回到家,他给他父母的交待是他去读职高,为了以后早点毕业去工作能给父母减缓点压力。他很爱他的父母,就像他的父母很爱他一样。这些事我是听祖父讲的。

大约二十年以后,我出生了,六斤重,很会哭,一哭还把脐带给哭出去了,我祖母不慌不忙地把脐带又给我塞了回去。小时候,我很调皮,经常欺负邻居家的小孩;有时候,我会很邪恶,把家里养的小猫小狗给弄伤,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懊悔。

我们的宅子在最早是有院子的,算不上很大,但也能接纳我和几个好朋友疯狂又自由地“猫捉老鼠”,阳光下的院子,就像在地上撒上了金粉,古铜色的脸蛋映着红晕,享受快乐的我们不知道时间在缓慢而又飞快地流逝,院子的南面是一块土地,土地上种植着一棵棵果树,有柿子树、桃树和橘子树,每逢收货季节,最兴奋的要属我们这些孩子了。摘桃子、套柿子、捕蚂蚱,甚至我们还用烂掉的柿子砸人一脸,把对方原本就红扑扑的脸上更添几分灿烂。一到冬季,雪花漫天,遍地银霜,白雪皑皑,厚厚的雪堆积一地。每跨一步就有一个鲜明的印记,在这个时候,我就会想到找朋友来玩,堆雪人、打雪仗,满院子本来没什么生机的,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可是,随着时光的推移,我家的院子进入了退休期,那年正逢农村平房建设,长辈们带着一些留念和不舍把院子“夷为了平地”,然后,一间间平房逐渐诞生,原本就不算多的绿色也褪去了,汇成的只剩灰白黑三种惨淡的无奈的颜色。我为那事还痛哭过:嗨,以后不能玩了。紧接着,长辈就把那些建成的房屋给租出去了,租给那些外省外地搬迁过来的人。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当今社会生存的物质基础——钱。而我们都是被金钱捣鼓来捣鼓去的人偶。

在父母结婚前,我们家的宅子就被祖父母分成了四块,三块隶属于父亲,一块留给他们养老;而我叔叔则分到了一间商品房,房间六十八平方左右,这在当时已经不算小了,也是令祖父母花上了好长的时间才攒钱买到的。我婶婶生了个男孩,也就是我的堂弟。堂弟从小就圆溜溜的,胖得可爱,像我父亲;而我从小“骨瘦如柴”,特显无力,像我叔叔。有时候我还真想过母亲和婶婶生反了儿子。

堂弟小的时候经常从市区里的家被接到农村里玩,每次挂着天真无邪的笑脸,期待着同我一起度过愉快的双休日。有几次,他竟把水枪也带来了,我们兄弟人手一把,像玩“躲猫猫”一样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家宅子很大,因此藏身之处很多,一转眼工夫,我们都消失在对方的视线中,按照规则,我们可以在不让对方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找到对方,然后向着对方后背射击,只听扑的一声,对方后背湿了,本方胜利。就这样简单单纯的玩法,却被我们百玩不厌。有几次还被祖母骂过,说什么我不小了,还跟弟弟玩这种东西,然后顺手抢过水枪,就这么收走了,留下的只是无奈的我和呆呆的堂弟。等堂弟读小学三年级后,他似乎也长大了不少。那年我初三了。

初中二年级的我,不知不觉地开始种下爱的种子,很快,种子萌芽了,我渐渐地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像是命中注定一般。初二刚开学,我的座位很巧地换到了她的旁边,从此,我和她过上了同桌的生活,俗话讲日久生情,果然,一个月后,我连自己都不知道已经爱上了她,渐渐的,对她的好感一点点增加。大约在冬季的一个阳光温和的星期三,我正式向她告白,也不过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不多,可是也是费了好多口舌,毕竟是我第一次告白啊。可是结果呢,在我意料之中她拒绝了我。但我们之后仍旧保持着那种同桌、好朋友的关系,我不知道何时才能打破。

记得在一次五月中旬,她把我约出来玩,目的地是我家附近山上的水库。通向水库的那条路虽然短,但很陡峭,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我攥着兴奋,踏着喜悦,赶向那里,此刻她已经等候在那边了,一袭轻纱撩起她的娇羞,半身黑丝隐现她的迷人,实在太美了,美得就像风景一般,令人如痴如醉,尤其是她的肌肤,吹弹可破,甚至当时我有种想抱上去的冲动。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路边的白色蒲公英随风扬起,不时地触碰过她的发丝,她的耳畔。她凝视了我片刻,忽然扑哧一笑,道:“看够了我们就走吧?”被她这么一提醒,我才注意到我不雅的行为,朝她领会地一笑,挠挠后脑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跟在她身后。走了片刻,我们终于走到水库的最高处,放眼望去,水面波光粼粼,水的那头,是高大的山,我和她隔着一拳的距离坐着,我们面向着西面,享受着夕阳的滋润,山水的清心。她发着呆,我想着心事。许久,她准备起身时,我突然抓住她的手,问:“做我女朋友吧,我是真的喜欢你,请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这一次我没有犹豫,毅然决然地吐出这句话,毫无准备。她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过来,向我挤出一丝微笑,说:“等你考进这里最好的高中我再考虑吧。”我晓得,这是在委婉地拒绝,但我始终无法相信,我感觉她应该也是喜欢我的,不然这次约我出来干吗,而且就我跟她两个人,呵,也许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吧,对哦,她可能只是把我当同桌才叫出来玩。正当我不打算追问下去时,她又缓缓开口:“其实我早就有男朋友了。”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到现在还有时刺痛这我的心灵。当时我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是什么了,这是我第二次告白。后来她又说了:“喂,别傻站着了,我们该回去了。”我回过神来,也勉强挤出一丝惨淡的微笑,点了点头,和她回去了,可是半路上她突然说腿酸死了让我背她,我很激动能得如此贴近的一次机会,我忙点头答应,蹲下身子,她用双手轻轻地环住我的脖颈,侧脸贴着我的后肩,我站了起来,背着她下了水库。途中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激动和紧张交织在一起,还掺杂了不解,明明她没做我女朋友,可现在又想我被她,嗨,如此想来,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到了我和她家的分岔路口,我放下了她,可是不是感觉身子顿时轻松了,而是感到一种无奈和失落的情绪压在身上,令我觉得更累了。她和我告别,我也挥了挥手,便默默地离开。我没有回头看她,所以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回她看我。那时我心里只剩一个想法,就是——家。

在那之后,我“收敛”了许多,很多次当我想起一些事来,我总会埋头写着东西,也不知在写些什么。有这样一句话:就算垃圾,多了再堆叠而起,过滤那些杂质,形成的也会别具一格。果然,事实如此,我把一些零碎的东西整合起来,编成了一个完整的青春故事,我起名为《这一年,我爱过了》。然后,灵感不断在我脑海里波动,又有几篇作文型小说诞生,《他》《那个角落》《拾年》《寻月》等。我不清楚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前的我可不会这么文艺,就是在那次水库她对我说的话后,我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从别人眼下看我,是忧郁和消极,但我认为是成长和破茧;就写了那么几篇短文后,我一发不可收拾,又作起诗歌来,写的很烂,他们都是这么说的,但我认为已经够了,能表达自己的情就行了,我不需要靠美词意象加以修饰我的诗,我只想走一条平凡的文学之路。

弹指一挥间,中考结束了,我考砸了,只进了一所中等的高中,望着初中三年同学各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心底划过一丝后悔。而母校不知怎的,没给我们开毕业联欢会,所以那次中考的最后一天,也就成了我跟她见面的最后一天,天空阴沉,下着蒙蒙雨,她一边走着一边含着棒棒糖,突然想起什么,扭头看向我,说:“喂,你还记得那次水库的事吗?我想今天你和我再来一遍。”我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憋红了脸,嘟哝着嘴,娇色道:“你背我啦!”我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像那次一样,我弯下腰,背起了她,一路上,她没完没了地跟我说个不停,完全掩埋了淑女形象,直到走到那个熟悉的分岔路口,她贴着我的后肩跟我说:“明天我就要搬家了,搬到市区里,所以你不用来找我了……喂,那个,谢谢你了。”我哦了一声,眼看着她渐渐地离去,我没有回家,一直望着她的背影,可她并没有回头看我,似乎她觉得我已经走了。我蹲下身,看着路边的水滴,想起我们的过去,风把蒲公英的种子吹散在空中,我随手抓起一株,摊在手心,就这么盯着它,眼前慢慢地浮现她那莞尔一笑。直到夕阳染红了山脚,我才带着复杂的情绪走向我家的宅子。吃过晚饭,躺在软床上,呆望着天花板,迷迷糊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翌日早晨,早餐入口,吃到一半,想起了什么,一看时间,七点半,她应该还没走吧,我立即放下手中的半块蛋糕,飞奔向她的家,十多分钟后,我气喘吁吁地站在她家门口,大门是敞开的,但里头只剩一些废弃的家具和电器,空无一人,她已经走了,就这么走了,就这么快搬走了,我呆呆地靠在墙边,这才想到昨天她一个劲地跟我说个没完,原来她知道那是最后一次了,我真傻,竟随随便便地回答了几句,心里无数的情绪顿时涌出来,我本想着这一次要主动抱住她,给她一个离别之吻,也不会让自己有太多的遗憾,可是她竟已经离开了,我落泪了,是不舍的泪,是后悔的泪,是伤心的泪……

伤感散文相关文章
  • 承诺只是笑话吗
    伤感散文随笔精选,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看童话书,无聊的时候,喜欢坐在 ...
  • 在美好的时间点相遇
    阳光暖暖的午后,将过往的点点滴滴在流年里风干,那些心心念念,依旧很美 ...
  • 你的笑沧桑了多少岁月
    伤感散文随笔精选,流年与时光结伴而去,余下我一个人苦苦等待旧人归。回 ...
  • 远方的伤感故事
    伤感散文随笔:讨厌的雨,雨点敲打的人心烦乱,无所侍从,心无所依。站在 ...
  • 沧海一粟,情为风触
    伤感的心情伤感散文随笔精选,我是沧海浮沉间的一粒沙,潮起随波涌,潮落 ...
  • 春天本应是一个令人高兴的地方
    那路边的两颗桃心不知是谁用树叶堆起的,在那里向路过的人展示着爱情。伤 ...
  • 幻想对你情有独钟
    伤感散文随笔精选文章,那年我转到中学,新环境刚去有点不适应;后来我们 ...
  • 城市中难忘的故事
    伤感散文欣赏,在现代化都市幢幢高楼的庇护下,这扇小铁门显得格外孤单和 ...
  • 那年茶花树下的风景
    每个人都有最难忘的故事和经历,回忆自己过去的经历写成一篇具有感情的伤 ...
  • 寂寞如风相思成雨
    伤感散文诗精选窗外凄冷的寒风摇曳苍穹,凄凉了孤独的灵魂,摇醒了璀璨的 ...
  • 每年最重要的日子
    除夕,是一年的结束,亦是来年的开始。除夕就像是一座桥,将人们的昨日与 ...
  • 值得分享的优质棉
    天冷了,被子的保暖是多么的重要,如何才能找到更好的优质棉呢,伤感散文 ...
  • 无题里的风花雪月
    伤感散文随笔精选,我在沉梦中初醒,踏歌踽踽而行,洒下如春思的一季懵懂 ...
  • 六月是一个难忘的季节
    六月是开心的季节也是伤感的季节,伤感散文笔下的六月,细雨飘过月份。七 ...
  • 多少梦中的容颜多少伤感的回忆
    有过太多的伤感的回忆,伤感散文精选远望座座石桥赫然挺立,近看桥下河水 ...
  • 纷纷扰扰的十年感伤
    空城中,苍老了谁的等待?伤感散文随笔棋盘下,多了几世纠葛?苦茶中,又是 ...

深度阅读

Baidu
sogou